什么都能吃,基本

白嫖好久

天罡真的太好了啊

也不知道意义何在的发个自改表情包(..)

白哥改完之后更仙了 是更仙了…

戴上了圣诞帽

枪酒)没头没脑的一个

“很急,”马可波罗没有直接回答,他斟酌着词句,“我也得跟着他们,不论我想不想走。”善于词色的异乡人能与所有人打好交道。马可敏锐地察觉到李白脸上掠过一闪而过的失望,但这如他所料,所以他甚至有点高兴——这至少,至少说明那个独来独往的猎魔人对他还是有一点点在意的。

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,猎魔人却鲜有的陷入了沉默。他一向是一针见血的,或者懒得废话,在面对他的猎物的时候。长久的沉默过后,马可波罗想要出声说点什么打破沉默之前,李白终于和他正视,又是原来那副不知喜忧的面孔,说:“这段时间我会一直在这一带。时候不早了。”他注意到忙碌的商队搬卸工作已经将近尾声。

马可波罗有点憋笑,风闻不善于拒绝同僚的范海辛也...

编辑是个好东西

…的确是个好天气啊。劳君主费心了。

韩信起身,刘邦也像有什么要紧事一样神色匆匆,很快紫色的背影就消失不见了。

他叹口气,刘邦待他还算亲切。但即使是少有的休整期,韩信也不习惯上街像公子哥似的闲逛,但例行慰问的刘邦每次都支吾他出去走走。他的一头红发也张扬,与闹市之间总有那么一分格格不入。久而久之,韩信也就不去了。他温吞地想,自己应只出入于战场,四方征战,也不愧这兵仙的名号。

他今日当了刘邦的真,理理案上书简,真的出了门,但也只限于院子里闲逛而已。韩信只身一人踏入生满了因不常打理而猖狂的杂草的后院,一眼就看到了那些烂漫肆意中一抹突兀的颜色。

那是他和李白的初遇。

没编辑好。

305分钟过去了。她慢吞吞地推算着时间。
夜还很长。倦意潮水般涌来,她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萎靡,绝望地想,如果长夜将尽,如果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,她一定要嫁给笼罩她的第一缕阳光。

几个月前的 存个档

1 / 2

© 暮雨乡愁 | Powered by LOFTER